欧冠巴萨-国内首家电竞学院:LOL钻一免学费 学生多为富二代

国内首家电竞学院:LOL钻一免学费 学生多为富二代

   电子竞技如今在国内愈加火热,欧冠巴萨 不少高校纷纷开设相关专业,一些各种各样的培训机构也进入了人们的视野。欧冠巴萨 那么,电竞学院究竟是什么样的呢?又是怎样的学生在那里学习呢?带着这些问题,一起来看看吧。

   若不是初一开启的游戏生涯,17岁的包头青年王旭泽,此时应坐在高二课堂,而非在南京一处电竞培训基地,为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日夜练习。

   令他倾注大量时间的,是《英雄联盟》这款月度活跃玩家过亿的多人联机竞技游戏。随着排位飙升和在包头当地一系列比赛中斩获奖次,这个少年开始问自己:“我是不是可以打职业了?”

   自2003年被国家列为第99个体育项目以来,电竞每一次进入公众视线,几乎都无法走出争议的原点——电竞也算运动?

   今年8月,内蒙开设国内首个电竞中专专业。9月,“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”被教育部定为2017年高校增补专业。当月末,湖南体育职业学院宣布,将于明年开设电竞运动与管理专业,培养包括电竞运动员在内的电竞相关从业人员。电竞从此步入中国高校。

   上述举动,被业内解读为顶层正逐步对电竞“松绑”。

   儿子的梦想 “不让他接触将来也许会后悔”

   韩国职业电竞选手faker是王旭泽的偶像。20岁的faker已三夺世界冠军,是当下最出色的英雄联盟选手,个人累计奖金已达607万元。

   相较韩国,中国职业电竞选手的待遇普遍更高。2011年,王思聪杀入电竞市场,组建了IG电竞俱乐部,并为队员开出人均过万的月薪。不少“富二代”紧随其后,拉动了选手薪资普涨。圈里,年薪百万只能算是中等。

   不断翻滚的电竞奖金,更是让不少人为之疯狂。2014年中国战队Newbee在TI4(DOTA2第四届国际邀请赛)夺冠,获得约合3119万元奖金。两年后,这项纪录再次被中国选手打破,中国战队Wings在今年10月登顶TI6,夺下创电竞史记录的6048万元。

学员们训练的游戏英雄联盟,是当下国内玩家数最多的游戏。

   中考之后,王旭泽开始不顾父母反对,将更多时间倾注于游戏。父亲只好将家中电脑拉去公司,他又转而进入网吧,频繁逃课,成绩下滑,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  父亲怕他在网吧学坏,又给他在家配了台新电脑。但他总嫌家里网速慢。

   王永兴逐渐发现,儿子开始频繁拿着在当地斩获的奖牌和照片,提出想去“打职业”。起初,他和爱人坚决反对,但见儿子实在无心学习,加之捧回的奖次越来越多,他动摇了。

   这个18岁闯社会,22岁开公司的男人认为,社会本就是一所大学,只要“打职业”是正路,未来发展也不会太差。何况还有儿子的小伙伴不断给他吹风:“王旭泽的确是打职业的料。”

   背地里,对电竞一窍不通的王永兴也上网搜索了相关信息,还向年轻同事请教。他问儿子万一将来《英雄联盟》不流行了怎么办,王旭泽告诉他,只要打得好,新游戏也不怕。

   既然是儿子的梦想,王永兴就决定试试:“如果不让他接触,将来也许会后悔。”

   父亲的抉择 花万元送儿去学打游戏

   去年暑假,王永兴领着儿子前往上海的一家电竞学院。这是国内首家电竞培训机构。两盘试手之后,教练认为王旭泽缺乏天赋,劝其回家专心读书。

某电竞学院暂设于南京的训练基地,20名兴趣班学员按竞技水平从右至左依次递减排序。

   “和运动员一样,职业电竞对天赋和勤奋要求极高,天赋是前提。”该机构市场总监说,就培养电竞选手而言,目前仅设英雄联盟职业班和兴趣班。其中,职业班学员免费受训,但需达到游戏各区“钻石一级”(游戏中一种极高的段位)以上水平,且有职业电竞梦。兴趣班着力提高学员游戏能力,寄宿式培训俩月,学费9800元,门槛虽低,但也要具备较强水准方可。

   但王旭泽不甘心,回到家仍旧埋头游戏。几个月后,他自觉有所精进,再次提出“打职业”。王永兴觉得,无论这条路是否行得通,对从没吃过苦头的儿子来说,都是一次接触社会的尝试。

   连班主任老师也表示理解:“打得好,就试试,不行再回来读书。”

   办好休学,王永兴用9800元学费,将儿子送到了学院暂设于南京的训练基地兴趣班受训俩月。

学员们被统一安置在几套三居室的房屋里,交纳的9800元学费,囊括了他们的食宿。

   父母资助、机构辅助,王旭泽的电竞之梦可进可退。而中国第一代职业电竞选手则身在电竞尚被视为“电子海洛因”的时代,他们大多穷困潦倒且被视为“不务正业”。

   从1998年接触游戏到2005年世界登顶,中国电竞第一人李晓峰因通宵练游戏,被一心想让他成为一名医生的父亲多次“动手教育”。为在网吧打游戏,他每天只吃一块钱的水煎包。为一项冠军奖金仅500元的比赛,他蜷在火车厕所里跨省辗转7个小时。更因为输掉比赛,走投无路的他甚至差点跳楼。

   更明显的是环境剧变。在电子竞技成为国家体育总局正式认可的“第99个体育项目”的2003年,央视曾开播一档收视率极高的节目《电子竞技世界》。但因广电总局禁播,节目只播出了一年零两个月。

   值得回味的是,2015年年末,曾经的《电子竞技世界》主持人段暄,放弃了耕耘多年的《天下足球》,转投某电竞产业公司。在传统体育与电竞之间,这位资深体育主播选择了后者。

   而就在三年前,针对国家体育总局组建电竞国家队的新闻,有跳水运动员曾在微博评论道:“电竞游戏也算是体育?”

未分类

No Comments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